平凉日报数字报
   
 2019年06月16日  上一期 下一期 第03版:生活 上一版 下一版  
收藏    放大    缩小    默认    返回本版    上一篇    下一篇    
 
胡说:网络文学不是肆意之作

  □平凉日报全媒体记者 柳娜
  当很多青年烦闷于“码字党”的辛苦时,1994年出生的平凉娃胡说已在网上“码”出了尊严、“码”出了属于自己的天地。
  坚持是他成功的路径。尝试创作开始,他已经写出《山根》、《醉红楼》、《凤袍不加身》、《反恐特战队之天狼》等上千万字的小说作品,各种大奖也拿到手软,《醉红楼》荣获第七届黄河文学奖,《凤袍不加身》荣获第三届网文之王年度百强作品,小说《山根》入选2019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篇目。不仅仅是作品取得佳绩,胡说还成功的进入到影视剧创作领域,这几年,他参与电影《复仇计划》、《孤山》、《极盗争锋》、《追梦赤子心》的制作和拍摄,并受邀担纲建国七十周年献礼电影《西山美人》总编剧。
  从一名在校学生,到网络文学界颇负盛名的知名作家、编剧,从每月靠父母给生活费再到拿到普通人无法企及的稿费收入,靠着坚持努力和不断学习,胡说一步步向梦想靠近。

  记者:首先祝贺你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取得这么骄人的成绩,为平凉人争得了荣光。我想请你谈谈什么时候开始文学创作的,为什么选择通过网络这样一个渠道发表?

  胡说:什么时候开始文学创作……这个问题首先我觉得在于怎么定义文学创作这个概念,广义上来说,每个人的文学之路,从入学的那一刻便开始了,遣词造句连篇成文,虽然这个阶段可能创作的概念是模糊的,但后续无论多高的成就,都难以离开这个阶段的积累;从狭义上或者从专业的角度来说,我的创作之路应该是从高中的时候开始的,那个时候会在学习之余,写一些散文随笔,写一些诗歌辞赋,当然难免也会替同学写写情诗什么的,而真正的小说创作则是在高三的时候,我记得是在一个很普通的笔记本上面,一字一字的写了十多万字,那本小说没有写完,也没有发表,但是却鼓励着我在创作这条道路上坚定的走了下来。
  至于说为什么会选择通过网络来发表作品,一来是因为从高中时候就开始阅读网络小说,从未间断的三四年时间的阅读积累,让我摩拳擦掌的也想把脑海里面的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分享给读者,二来网络渠道连载的及时性,它能让作品较传统刊物更便捷更迅速的发表,而这也是很多作家选择网络渠道发表的原因,此外还在于刚刚在网上写小说的时候,每个月小几千元的稿费,现在看来可能很少,但当时对于一个在校的大学生而言,这无疑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最后最重要的是在写作的过程里,通过作品结识的那一个个来自天南地北甚至海外留学的忠实读者,他们的鼓励和支持,是我坚定的选择网络这个平台创作的最大原因!

  记者:谈谈你最受欢迎的小说,比如《醉红楼》等的创作过程,社会效果。

  胡说:我想对于一个作者来说,他心目中自己最受欢迎的作品可能永远都是下一部,生命不止,创作不息。就目前我的几部作品来讲,我觉得《山根》《醉红楼》这两部作品可能会更好、更被读者认可。《山根》入选2019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项目,《醉红楼》成为第七届黄河文学奖获奖作品,而且也是黄河文学奖首次颁奖给网络文学作品,这是对我莫大的荣誉和肯定,这两部作品我觉得应该是自己一些人生积累和阅历以后的创作,两部作品比较的话《醉红楼》更偏向网络文学,它是借助文学巨著《红楼梦》的架空创作,整个背景都是融合了《红楼梦》和明末清初的历史史实来构造,大量的运用了网络文学创作中所谓的“金手指”来推动故事发展,而《山根》这部作品我觉得更成熟一些,它是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和建国七十年到来之际的一部献礼之作,也是对我个人以往的一些生活的艺术加工,小说的主人公春霞和我一样,从黄土高原的一个贫困落后的小山村,怀着对命运的不屈服,走出大山,走向城市,走入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和伟大进程里,并在其中完成自我的发展和成长,《山根》是群像的,其中的人物,可能就是你我身边的每个普通而又勤劳的建设者,而我也想通过这部作品,让自己的文学之旅有一个提高,把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优点相结合,目前来看,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。

  记者:笔名叫胡说,为什么起这个名字?有什么含义?

  胡说:关于这个笔名,很多人都好奇,但其实来历很简单,网上的笔名被抢先注册的太多,等我发表文章的时候,那些听起来高雅而又浪漫的笔名都被注册了,无奈之下,就注册了“胡说”两个字,但慢慢的,我觉得这个笔名冥冥之中是对我的一个警戒,网络不是化外之地,网络文学更不是肆意之作,作为一个作者不能在网络时代“胡说”,我们既要对自己笔下的作品负责,也要对读书的每一位读者负责,胡说,不能“胡说”,这就是这个笔名当下的含义所在。

  记者:你的文学积累来源于什么?如何能做到这样的高产与高质量?

  胡说:我的文学积累更多的是通过广泛的阅读和生活体会,前者离不开家里面的众多藏书,我的祖辈、父辈、姐姐,她们读书时代的书籍被很好的保存了下来,他们从小学到大学的课本、武侠小说、连环画甚至家传的一些古书等等,真的可以说是上至天文下到地理,无所不有,而这些纷杂的书籍就成了我小时候最大的消遣,不谦虚地说,在小学时代,我差不多就把整个中国史和外国史自学完成,正是这些广泛的阅读积累,以及对生活的仔细观察体会,让我在创作这条道路上轻车熟路,也让我能够不断的写下来。和其他网络作家相比,我真的算不上高产,我的作品也存在诸多不足,只是总结了一些经验,万事万物,我想无外乎熟练尔!

  记者:对平凉的网络写手,有什么评价和期望?

  胡说:平凉是一座充满着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土地,这块黄土地上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文化精英,进入网络时代以后,又自发地形成了已经规模庞大、数量可观的平凉网络作家和网络编辑群体,如网络作家奥丁般纯洁、慕千凝等人,如网络文学编辑老疯、听雪等人,他们已然是闻名全国网络文学圈的“大神”和精英,以他们为代表的平凉网络文学从业者,埋头创作、勤勤恳恳,正在书写一个属于平凉的也是属于全国的新的文化现象,而这个群体往后也会越来越庞大,越来越会成气候,我期待我们这群人以及后来者,能够创作出一部又一部,无愧于时代也无愧于人民的文学精品,我相信这一天终将到来!

  记者:未来有什么计划?

  胡说:未来充满变数,但文学已经同我的生命不能分割。在今后几年,我想在历经一些积淀以后,在自己的文学水准再提升提升以后,写一部关于平凉这片土地的作品,虽然这个故事的雏形已经在我脑海里面无数次的刻画……除此之外,我也希望,在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自己能更多的为甘肃网络文学的发展贡献力量,更好的推动甘肃的网络文学再上新台阶,使其成为文学陇军里面的一支劲旅!

  胡说:原名刘金龙,崆峒区人,生于1994年,甘肃省作协会员,甘肃省作协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秘书长,甘肃省网络作家协会筹建负责人,中国作协重点联络网络作家,网络作家“禾苗”助学公益活动发起人,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。